埃斯cream

在一个被叫醒的春天里,开得自我,不是因为争不过,只是想按照自己的方式生活。

黑夜把什么照亮?习惯了温室里的灯光,却永远不丢掉回归山野的梦想,那一天有千万人在太阳下为我送别,我只记挂,你们快些离去吧,只想一个人,拥抱月亮。

担心一切都会消失,不仅种子和叶子,甚至根。我是假设连风也记不起,阳光,露水都把我遗忘,世界那么大却如何都找不到我存在过的证据,那样一种消失。因此常常感到绝望。

看不清春色几许,会不了春意迟迟,爱得比烟花寂寞,一朝恩宠已足够我的一生。

摇晃的酒杯,如何不愿低垂?我以为有足够多的方法是你屈服,或者妥协,但整个夏天过后,你依旧回应纯洁。

你有多么热爱洁白?天上的云,地上的雪,羽毛,冰霜,空房间,我想一个不剩都喜欢。这样,我们是不是就可以相互喜欢?

你们只是路过我的风景。我的一生简单,感受微风,雨露和阳光,在故事结尾处留一夕芬芳,仅此而已。

大雨过后会如何?想想曾经的饱受磨难,从撕心裂肺的疼痛到云淡风轻的沉静,人生总有一刻抛开怨艾学会欣赏。

你是否喜悦如昨?我在阴天欢笑,只想做沉闷世界里闪亮的一朵。

散落别处的花应该就像醒来忘却的梦,很想追忆却无从查起。但是,就如反复闯入梦中的你一样,总有异乡重逢的盛放。